人类通常被称为“使用符号的物种”,那是因为人类可以对抽象的逻辑符号进行学习,并举一反三,广泛应用于从未学习过的新事物上。人类对抽象符号的泛化学习能力在语言学习、数学计算和音乐等领域一一得到体现。相对于其它物种,研究者普遍认为该能力在人类中进化和发展的更为强大。从更广义的角度上来说,我们能掌握语言的能力或许并不仅仅局限于语言本身,更反映了人类独具的某种更普遍的学习能力——编码层级结构序列和组合不同抽象逻辑符号的能力。因此,在大脑中探索人类独有的这种能力是一个极为吸引人的研究课题。通过比较不同物种(例如:人类成人,婴儿,猕猴和狨猴等)大脑的神经网络对规则和符号的表征和编码方式,或许将以更为独到的视角帮助我们理解人类认知能力的进化起源。

       我们实验室主要的研究兴趣在于理解序列学习、多物体工作记忆和身体自我意识等高级认知功能的神经机制。我们通过在人类上利用心理物理学、头皮脑电(EEG)和功能性磁共振(fMRI)等研究手段,以及在清醒猕猴、狨猴上进行单、群体细胞记录、双光子钙成像和全脑fMRI扫描,比较在不同等级序列工作记忆、序列重现和序列预测编码等认知任务中,不同物种之间大脑神经表征和编码的异同。

王立平 博士

研究组组长;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