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屏同志生平

著名神经生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上海市劳动模范,中国神经科学学会第一、第二届理事长,原中国科学院上海脑研究所所长,原上海生命科学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首任院长,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吴建屏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六时十八分在上海市中山医院逝世,享年七十八岁。我们失去了一位为我国科技事业发展和科技体制改革做出了重要贡献的好同志,科学界失去了一位享誉国内外的杰出科学家,他的同行、同事和学生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他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的科学功绩和崇高精神将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

吴建屏先生祖籍江苏太仓,1934年4月出生于上海。1945年毕业于上海民国小学,1951年毕业于上海民立中学,1958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医疗系,到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理研究所工作。他师从著名科学家张香桐先生从事神经生理学研究,1960年因成绩突出被破格晋升为助理研究员,1964年7月至1966年6月由组织选送到英国牛津大学生理实验室深造,1980年10月调至中国科学院上海脑研究所工作,1981年12月晋升为副研究员,1986年6月晋升为研究员。他1987年5月至1999年11月任中国科学院上海脑研究所所长,1999年7月至2000年5月任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2003年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他曾经担任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国际脑研究组织理事会理事和亚大地区神经科学学会联合会理事,《Brain Research》和《Neuroscience》杂志编委,并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卫生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和1985年“上海市劳动模范”称号。

吴建屏先生长期从事神经生理学研究。他用生理学和形态学方法,对哺乳动物大脑皮层运动区的功能和结构,以及大脑皮层中单个神经元的整合功能进行了深入系统的研究。他早年在英国研究运动皮层对狒狒前臂肌肉运动神经元的控制,回国后继续研究运动控制机制。他首次证明来自丘脑腹外侧核神经元的纤维末梢与大脑运动皮层快锥体束神经元有直接的突触联系;证明刺激猫十字沟旁4区及6区皮层可在快传导的延髓网脊神经元上引起单突触反应;证明猫肌肉I类传入纤维的传入冲动可以兴奋运动皮层中大多数锥体束神经元;在灵长类动物上证明了用短方波刺激运动皮层在锥体束所引起的D和I反应是同一群快传导的锥体束神经元重复放电的结果,修正了传统的观点;证明针刺或电刺激外周神经可抑制伤害性刺激引起的脊颈束神经元或其他背角神经元的反应,抑制作用的强弱与针刺部位和痛源之间的神经节段性关系有关,该节段理论在针刺镇痛临床应用上取得了较好效果。

吴建屏先生具有敏锐的战略眼光,善于把握学科发展机遇,在上海生命科学研究中心、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神经科学研究所等机构的创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94年11月,吴建屏先生受聘担任上海市政府和中国科学院共同组建的上海生命科学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为适应现代生命科学发展的特点,落实国家、中国科学院“稳住基础研究这一头”的要求,加强基础研究基地建设,建立适应基础研究特点和规律的新结构和运行机制做出了富有成效的探索。1999年7月吴建屏先生任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首任院长,为进一步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发挥上海生命科学研究综合优势做出了积极贡献。吴建屏先生支持和促进中国科学院成立神经科学研究所,为振兴我国的神经科学事业做出了有益的贡献。

吴建屏先生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学者。他潜心致研,严谨治学,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科学事业。他关心后学,甘为人梯,以严谨的学风和高尚的人格引进和培养了一批杰出人才。他谦虚朴实,淡泊名利,虽然常在背后默默工作和耕耘,但是大家不会忘记他的贡献和风范!

哲人其萎,风范长存。我们将永远缅怀吴建屏先生的高尚品格和科学精神!

吴建屏先生,安息吧!